发布于

我又将皮料采购的单位成本主动提高了三元

我又将皮料采购的单位成本主动提高了三元

今天差不多是我从上海搬到另一个城市浙江衢州的第一个月,看完了我在这个城市的第三场电影,马特达蒙的《谍影重重5》,想着下午收到的一个评价,我想在今晚写这篇两年前就想写的文章。

悟空作为一个全职手工皮具人,已经走过了第三个年头。在更早之前,制作手工皮具只是工作之余的兴趣爱好,目前有幸能以制作手工皮带谋生。

我有一个很好的皮料供应商,随着这些年我专注于意大利进口植鞣(革)牛皮手工皮带,对这种皮料的直观且精准的第一手认知也越来越深入,于是对皮料的要求也越来越繁复苛刻。每次采购皮料时,对于我提出的要求、和每次皮料的反馈,他都非常用心的跟我沟通,帮我尽量实现我的要求。真正做这个行业,了解植鞣牛皮这种环保天然原材料的人都知道,这有多难。即使脾性如我,碰到要求多、问题多的完美主义者,如果有得选择,我也会斟酌斟酌的。

当然我也给予了他高于市场的利润保证,因为只有足够的利润才能过保证品质的产出。我可以采购到而且也曾经采购对比过其他供应商的皮料,无论从单次产品品质本身、还是长期品质的稳定性、以及用心服务的程度上,前后是有极大差别的。

作为手工皮具人,能够碰到这样的供应商,我感动荣幸,也心存感激,感谢他能从上游原材料的供应上,将我对手工皮带的品质能贯彻到底,感谢能遇到同我有着一样理念的人,为自己的目标坚持。

原材料品质的控制这是三大难题之一,因为在你前面是利润的诱惑,每时每刻都在你的面前,特别是当你遇到困难的时候,利润不理想的时候,有成本压力的时候,“利润最大化”为企业普世价值的时候。当然,在“利润最大化”的当然理念下,还有更多人选择“挂羊头卖狗肉”的方式来获取更高的利润(也许这个利润在成本高企的今天也并不算高),看似相同的东西,只有行业内的人才知道它们的不同、他们的成本差异有多大,这些作为消费者的你,可能根本无法知道。

即使一直在克服上面这个难题,但并不表示它就是完美的,这是材料本身的属性决定的,所以一直会被这个问题纠结困扰,不断去追求完美而不得。

最近我一直用的这家供应商的这种皮料暂时缺货未到,市场上卖植鞣革的商家那么多,价格有高有低,作为资深人士,我却无法找到一家能合作的。于是我今天在另一位朋友圈里关注了很久,去年还咨询过的供应商那里下了采购单,单位采购价格比原先我本就高于市场价位的价格还高了三元,选择依据不仅仅是高价,还基于对供应商长期的关注和我自己的专业认知。

 

成品品质的控制是三大难题之二,俗称品控,高大上的叫法是“质量控制(QC)”,听说这是一门学问,大的品牌和工厂,这是一套科学理论,而到了手工皮具人这里,其实就是自己对品质的不妥协,这是一个非常纠结而心累的自我要求过程,因为做的人有惰性,材料本身有其属性,用的人对物件的理解和使用习惯又有不同,所以这也是一个反复、纠结的过程。有的是问题,有的不是;有的问题可以解决,有的问题无解;所以仍旧是一个追求完美而不得的过程。

 

消费者千差万别是三大难题之三。这也是困扰我相信也是困扰很多人的最大的问题,而我又是一个死要原则的固执的人,从做生意做买卖的角度来说,只要有利于自己生意的持续经营、有利于创造更多利润的,就应该往这个方向去妥协,但是很明显,三大难题的一、和二,似乎是和三矛盾的。

我偶尔会遇到一些顾客的评价,而问题的本身并不在我,以前在公司上班时,我总告诉别人,不要去论是与非,而是要去解决问题。而要去解决这些本就不是你过错的问题,能有什么方法?除了妥协、迁就别人的过错和责任,还能如何解决?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我的店铺里有牛皮原色固定尺码的皮带,顾客可以根据页面的尺码说明直接拍相应的尺码,设立之初是为了让有自助能力的顾客更方便的下单购买并且快速拿到货,避免了繁琐的定制沟通和更长时间的等待。

关于尺码的说明,页面上都有写,因为都是根据每个顾客下单后现做的纯手工皮带,所以无法退换。而在宝贝描述页面、选择尺码时的选项里、以及旺旺的首条自动回复里,都有这个的说明。但是仍旧有顾客想当然、很随意、甚至随便选。等到我根据顾客下的订单做好了、发出去了、收到了,再来告诉我尺寸不合适,要退换!我应该怎样处理呢?首先责任不在我,其次退回的皮带怎么办?难道发给下次其他选择这个尺码的顾客?当然不可以,这是我最不能妥协的地方,我希望能公平、用心对待每一位花了自己辛苦赚来的钱跟我交换我的劳动的顾客。

如果想要换尺码的顾客,允许我在发货时优先选择其他顾客退回的皮带,那么我同意你的换货要求,你同意吗?至少我不同意。

所以我收到了中差评里,无非都是一些类似这样的问题,我无法选择谁可以做我的顾客谁不可以,我也非常非常感谢99%的绝大部分顾客用自己的辛苦劳动挣得的钱跟我交换我的劳动,让我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同时得以谋生,因为你们、因为我自己,我要有始有终的坚持上面的三个原则,即使它会影响到我的正常经营,除非有一天我不做了,关店了。

 

很久没有熬夜写东西到夜里三点多了,其他方面的东西我抽空再整理更新吧,晚安。

发布于

如果网络公开课只看两门的话

如果网络公开课只看两门的话

网络公开课确实是一个功德无量,对有求知欲和自律性的同学来说,就是像是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悟空个人也不止一次在宅内提到过网络公开课,其中对我影响最大、最有帮助,我个人最推荐的,则是TalBen Shahar的哈佛大学公开课《幸福课》(Positive Psychology),可以说目前这个新的宅内网的存在也是因为它,我是将课程12中提到的“写日记”从原来放在抽屉里的小本子搬到了我的网上个人空间。

其次则是Michael J. Sandel的哈佛大学公开课《公正-该如何做是好?》(justice),在你第二次三观重塑的时候,让你发现以前所受的思想品德教育、爱国主义教育都建立在一定的群体的目的性之上,而它完全是基于人本身的最底层最原始的思想,非常引人思考。

当然,除此之外,我也还看过其他的,有的半路烂尾,有的因为是没有相应的知识储备和心理准备,看过几次都总是啃不下来,比如我一直有打算看也一直在看的《麻省理工学院公开课:计算机科学及编程导论》,编程是我不能带入土的三大爱好之一。比较实用实操的如《斯坦福大学公开课:如何创业startup》。想看的如《逻辑学》、《耶鲁大学公开课:博弈论gametheory》、《牛津大学:尼采的心灵与自然》。

如果你也有跟我不一样的、对你的人生有过重要影响的、只推荐两门非看不可的网络公开课的话,欢迎留言分享给悟空和其他的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