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于

从做决定到完成只花了一个月的时间

从做决定到完成只花了一个月的时间

到今天为止,经历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一切终于都尘埃落定,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新城市,开始新的生活。

作为一个双鱼座INFJ的理想主义者,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行动“缓慢”审慎但却目标明确坚定的人。看过悟空前一篇日志的同学,应该知道我从有这个想法到最终做出这个决定,其实中间经历了五年的时间。

世间万物变幻莫测,以前划定了时间线的年度计划总是如一堆废纸,回顾的时候发现一事无成,很是沮丧。在我辞去最近一份工作之前的半年时间里,我开始抛开一切干扰认真想自己的事情。这些东西通常无处诉说,想得多了就难免想整理思路记录下来,于是再次改版这个半荒废的宅内网站,把它当做我个人的网络日记本,在平时繁复的工作之余,把自己想表达的东西整理出来。所以看宅内网的文章最早都是从这个时间开始的,而且写的时间大都是在夜里的12点前后,写完就发了。

除了这里整理的内容,我还在EVERNOTE和豆瓣里零散的整理,一开始的内容都非常假大空,别人看了一定会觉得我的脑子哪里出了问题,是的,因为我自己也是这么觉得的。我会把每个瞬间的灵感和想法记录下来,一开始很散,但想到相关的内容就会补充到相应的位置去,于是假大空的内容慢慢变得越来越丰满充实,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也慢慢变成了可执行的具体目标。

很多细小的事情单另出来确实很可笑、很莫名其妙、很不成熟,但它其实支撑起了我整个“假大空”的真实的想法和想要成为的人,那是抛开一切看法束缚后我真正想做的。

以前我是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虽然我现在也不能确切的说明什么是真正的理想主义),在这之后我在自己这一套世界观的支撑下行动力变得越来越强,以前做着违逆自己的事情总是思前想后、各种拖延,并且打着完美主义者的旗号,现在我更愿意称自己是一个兼顾实用主义的理想主义者。因为我知道自己前进的方向、在做的事情都在这个框架下,所以信心也越来越足,违逆内心的情况又少有出现,所以一切都好,少了纠结、多了果断干脆,这倒是我这几年来最大的变化,以前这种情况会一直困扰我,非常痛苦。

回到搬家这件事情上来,以前不敢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后来把这个想法在豆瓣上写进自己的个人简介里,在EVERNOTE里把达成这个想法需要的条件列出来,然后又去想这些条件该如何满足。比如该去哪个城市?回到老家农村?去到大理这样一个陌生的新环境?(2013年有一段时间这个想法确实很强烈)去到这个城市是否是内心真实的想法?去到“别处”以后这个心理落差是否有预估?哪些是普遍存在的、跟地域无关的?哪些是需要去适应的,哪些又是无法改变、无法接受但都需要做好接受的准备的?来到这个新城市该如何养活自己?今后在这个城市的发展、甚至下一代的长期影响是否考虑清楚?到一个新城市仍然能养活自己的条件是否已经具备?

想清楚了之后,接着是具体去做,目标很大的时候,其实想清楚的需要做的事情很琐碎、甚至很简单,但是时间是一个考验,需要有足够的耐心。只要方向对了,目的地总是会到达的,这一生的时间还长着呢,我不想在自己还没入土的时候,就把自己这些好不容易搞清楚明白的目标都给实现了,那样就太可怕了。

傻傻的活一辈子不可怕,就怕临了了幡然醒悟,那样的晚景不敢去想。

虽然最近两年做事已经不太设时间线,但我还是在2015年底把我搬离上海的想法说给了同在上海十年的最要好的同学们听了,因为内心里,我已经把2016年作为这件事情的deadline。于是,我又在2016年初买了相机来拍“悟空@上海十年”(虽然我更直接的目的是用来平时拍产品照片,同时也开启了摄影技能的支线)。2015年春节跟家里大致沟通了搬回的想法,2016年6月23日休假回家时,只是打算顺道在衢州市区住两晚随便逛逛,2016年7月13日,休假回上海一周后的时间里就决定再次返回衢州,用三天的时间租好房子然后回上海开始准备搬家。

2016年7月21日,所以在上海的东西打包发回了衢州的住处,花掉了一千多大洋,结果还是弄丢了一些东西,遭受了部分损失,不过小事情不影响大方向都应该尽快让他过去,人不能给自己找难受。然后就是场地整理、预约开通网络和电视、联系合作的快递等一大堆杂事,闲时以localhost的身份熟悉一下当地的环境和习惯,到今天2016年7月28日为止,一切都尘埃落定了。

接下来一切来日方长、细水长流,能有什么样的花儿就随便玩吧,至少心是定的。

晚安。2016年7月29日 零点五十六

Viva la Gloria!-Green Day# http://url.cn/2ERlC4

发布于

衢州印象

衢州印象

衢州,汉名新安,隋称三衢,唐始称衢州,一座有着一千八百年建城史的江南城市,位于浙江省西部,钱塘江上游,金(华)衢(州)盆地西端,南接福建南平,西连江西上饶、景德镇,北邻安徽黄山,东与省内金华、丽水、杭州三市相交。

因为并非市区本地人,所以在此之前,每次都是以过路人的身份匆匆经过这里,而最近终于对她有了更直观的感受。以前上学,跟同学们介绍衢州,都会说她是浙江的西藏,那是从地理位置和经济上;现在在网上看到在外的衢州人说她是浙江的四川,因为这里爱吃辣(口味从江西的辣而非浙东的甜),这里的人更“懒”更会享受,生活更加悠闲。

我不知道这次会花去多少时间让我对一个新城市从新奇到慢慢变得又爱又恨的复杂感情,但从上次休假回家首住衢州,到最近几天专程再游衢州,她确实给了我很多的惊喜,一些小细节总能让我会心一笑,要么对可爱的路人,要么对受宠的自己。

我喜欢这古城墙包围的城池和傍晚在城墙上乘凉散步的悠闲路人,除了我,总有很多人随时拿出手机或者相机在拍照;我喜欢随处可见的小巷房顶上露出的徽派民居的灰白墙角和郁郁葱葱的爬山虎,喜欢这种经过一条小巷就从安静的小道进入最繁华的商业中心或步行街的穿越感觉;我喜欢城墙上本地的小青年们和黄昏衢江边古城墙下饭店老板对我这个举着相机、背着背包的“外地人”给予的“多余关心”。

如果没有机会照顾好你爱的人,那么至少照顾好爱你的人。

2006年因缘际会从杭州来到上海,2011年在看过日本自给自足物语系列综艺片后正式萌生离开上海回到小城镇的想法。2012年正式开始过一个人的单身生活,后来在豆瓣建了一个“故乡、亲情、父子母女情”的豆列,整理电影、文字等相关内容,也为了更好地整理自己的想法。2014年搬家时翻到一张06年从杭州来上海面试的旧车票,开始有做“悟空@上海十年”的想法,2015年下半年跟妈妈和家人提了“离开上海回老家”的想法,之后妈妈电话里多次有意无意问起搬回去的时间。2016年6月底休假回家顺便第一次住在衢州市区,开始明确衢州市有哪些区县街道办以及它们的位置,对衢州城区主干道和主要区域有了一个总体认知,休假结束重新回到上海一周后定了返回衢州的高铁,今天2016年7月14日,通过中介见了第一家房东当即交了定金,明天签租房合同后,正式开始从一个生活了十年的城市,到一个新的城市生活。

除了最亲近的几位同学,我在这里第一时间公布并记录这个新的开始。这个过程真的太漫长,但却坚定明确,我知道就目前的现状,什么样的选择是最重要最值得的。没有跟其他同学一样选择留在上海,最根本的原因是相比之下我真的不喜欢、不适合留在大城市(当然,我的能力和条件让我不可能毫无成本地把上海作为备选项,上海这个选项的成本太高,心无想往,得不偿失);最迫切的原因是,这里离家更近了,可以完全照顾到家人,哪怕只是离得更近一些,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了;最直接的原因是,这已经是我独自一人生活的第五年了,所以我希望能完全按照自己内心的想法去生活,为自己负责、只对自己负责,对不起。

在发这两天拍的照片之前,先祝愿我自己在未来的日子里、在新的城市里,能够书写新的篇章吧:) 下一步的更多计划,等在新的城市里有更多进展和落实之后再更新记录。

衢州印象
在大南门城墙上回望坊门街
衢州印象
城墙上随处可见的藤蔓
衢州印象
藤蔓
衢州印象
藤蔓,名称未知。
衢州印象
古城墙
衢州印象
散步的路人
衢州印象
从步行街“出城”散步的路人甲
衢州印象
悠闲地靠在城墙边乘凉
衢州印象
三位本地小青年在陌生“妈妈”的邀请下帮忙把小女孩从不好走的城墙阶梯上抱下来,还一边开玩笑是公主抱还是…后来还给我推荐拍照的地点,并打招呼离开
衢州印象
路上随处可见墙头的藤蔓爬山虎
衢州印象
非常喜欢各种街道的名称
衢州印象
还是随处可见的藤蔓
衢州印象
徽州民居的特色在这里很常见
衢州印象
还是藤蔓
衢州印象
天王塔前
衢州印象
风吹铃铛响
衢州印象
庭院深深
衢州印象
衢州印象
遥望天王塔
衢州印象
亭檐下看天王塔,听风吹铃铛的空灵声
衢州印象
回廊
衢州印象
亭台楼阁
衢州印象
亭台楼阁
衢州印象
日落时分
衢州印象
衢江
衢州印象
误入乐府
衢州印象
误入乐府
衢州印象
误入乐府

更多“衢州印象”的后续更新照片,欢迎访问我的豆瓣相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