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于

在上海

上海十年

马上2015年又要过去了,这两天深夜在优酷看梁文道的《看理想》,总有阅读和写作的冲动,昨天想写点东西把12月的作业交了,但进到后台却又发现实在没东西可写。

今天上海的天气很好,整天都有温暖的阳光照进窗户,我靠在窗户边的桌子上继续听看理想的节目,手里拿着手机刷知乎。有一题“上海有哪些深藏不露的餐馆?”有位答主提到了上海葱油饼和弄堂里的小馄炖,一下子就把我的思绪拉回来从前。

舒心小区是我来上海住的第三个地方,却也算是我在上海的第一个正式住处。它就在外环立交旁的沪青平公路上,门口有个叫田图的公交站,每天都有911号公交车往返于徐家汇和七宝的万科城市花园。门口有家夫妻档的沙县小吃,他们的小孩每天晚上给我们送酸菜肉蛋炒饭外卖。小区正门正对出去是航东路,夏天的傍晚,我们经常、几乎是每天都散步到里面航中路一家河南烧烤店,在他们的门口支的桌子上喝啤酒、吃烧烤,那段时间我们的体重都重了不少。

来舒心小区之前,我刚从东方路710号的一家互联网公司辞职,那是我在上海的第一份工作,我上了不到一个月的班。然后就跟大老板辞职,跟着CEO出去创业去了。舒心小区就是我们创业的地方,对于这个决定,后来想起来稍稍有些后悔,但对于一开始在学校就各种捣腾的我来说,刚毕业就继续加入互联网创业的大军也是想都没想,当然实际上我那并不算创业,过程中其实也收获了很多。

上海十年
汤臣金融大厦后门,九六广场还是一片空地。
上海十年
每天匆忙上下班的人,在那个时候看来都是冲劲。
上海十年
每天下班回去,要经过八佰伴的天桥等公交

刚开始我就住的地方就是我们创业的地方,后来我搬到了中间隔了一个机场新村的迎宾三路旁边的偏僻小区,于是每天穿过机场新村小区到舒心小区上班的时候,都会在小区门口一对上海中年夫妇的小馄炖摊位前带一份馄炖-要醋的,然后进到办公室一边吃馄炖一边开始当天的工作。

到明年3月,我就在上海呆满足足十个年头了。当我2013年准备练习摄影,进行dailyshot一百天项目的时候,我问过自己学习摄影、掌握摄影技能的目的是什么?仔细想来就是想要像这样通过文字、影像的方式来记录下自己的生活。

虽然有了做“上海十年”这个想法之后,时常会有一些场景蹦入脑海,但细想之下、或者付诸文字的时候,总是那么苍白空洞,好像一网下去,什么也捞不上来,心里空唠唠的。

原来,我这十年什么也没留下,在这最重要的十年。

p.s.:这是为了让明年“上海十年”的计划不至于因各种借口全部流产,所以赶紧开动起来先在2015年的年末起个头。写下来之后,发现确实言之无物,在没做之前,似乎毫无意义。前两天在知乎还看了个问题说:“人活着有什么意义?”答案是:活着就是意义。所以就不管它,去做就是了。

巧合的是,当时一起创业认识的小伙伴,前天微信给我发了张照片和微信位置,就是我曾经最熟悉的——舒心小区,我没有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