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县域经济

阿里“县长大会”:小县城如何玩转大电商

这是一篇淘宝首页转载的解放日报的媒体文章,看来媒体对于标题的严苛要求已经让他们习惯了浮夸的作风,一个标题就用了“两大一小”。考虑是电商是我的曾是我的本职,而且我会关注城镇和县域政策和机会动向,所以把这篇文章转发记录一下,看看为了的三五年,中国的县域电商和城镇化到底会是什么样子。

以下为转载正文:

媒体来源:解放日报     

    日前,阿里巴巴西溪园区,一场热闹的县长大会,引来了诸多关注。

来自全国 26个省份176个县市的书记、县长齐聚西溪,深入探讨了一个话题,那就是“小县城如何玩转大电商”。

县域经济与电子商务的碰撞,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是一场发生在中国最基础行政单元里的巨大商业变革。而 “得农村者得未来”,对马云等电商大佬而言,将触角深入到县域市场,也将打开一片巨大的“蓝海”。

县域电商发展正当时

“速度惊人”,这是阿里巴巴副总裁叶朋对县域电子商务市场扩张的评价。

2003到2005年算是一个起步阶段,县域网商数量较少,增长缓慢,即使到了2005年,县域网商数量才累积到万级;2006年到 2009年这三年,县域网商每年新增规模扩大,增长开始提速,2009年开始每年新增网商就能达到十万级;2010年至今,市场几何级扩张,2013年新 增县域网商到了百万级。

在这百万级的扩张背后,可以看到一个积极的变化:县域电商已从以江浙代表的华东 “单一区域增长”为主,转向华东、华北、华南、华中“多极增长”新阶段。从2010年开始,江浙网商虽然仍然保持快速增长,但比例合计占比首次跌破 50%,同期华北、华南地区增长尤其明显。2013年三区域合计占比接近30%,其中河北、广东、河南分别是三个区域的主要增长来源。

不只是网商数量,在销售当地特色商品同时,县域居民也在加速“买全国”。阿里的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整个线上交易额依然高速发展, 超过了50%。但如果仔细看一下,县城的网购消费额增长远远高于城市,两者相差13.6%。去年县域里面发出的网购包裹数,在天猫淘宝平台上大约14亿 件,但是收到的包裹数为18亿件,总体是需求大于供给。

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看来,县域电商的迅速成长,跟金融危机后中国经济结构调整不无关系,“在危机之后因为内陆地区的发展情况很多人回流了,可能把先进的消费和生产理念带回去。 ”

不仅如此,由于互联网这样扁平化的结构,县也最有可能成为未来中国经济发展新的版图当中最基本的节点。因为县这个节点,可以把各个农村和乡镇的个性化发展得更加淋漓尽致,是整个乡村跟整个互联网结合的一个关键点。

叶朋大胆预测:随着越来越多的“县长”意识到电商的重要性,着力推进村镇电商的发展,加上县域地区网购消费人群的爆发性增长,县域地区有望成为未来几年中国电子商务最火热的增长极。

一县一个“淘宝”模式

   

 

县域电商究竟怎么玩?对于天南地北完全不同特色的县城而言,理念或许可以互相借鉴,但模式一定无法复制。

曹县模式——原本是种植芦笋的大县,山东曹县却以演出服装为突破口,在淘宝一举成名。

在这波政府推动农民触网经商的浪潮中,曹县丁楼村率先成立了淘宝产业商会,引导280多户村民如何做生意。通过淘宝,曹县的演出服饰做出了自己的口碑,而当市场被打开后,销售规模迅速扩张。

“刚开网店的时候,绝对没想到现在生意能这么好。 ”有村民自从2009年在淘宝上开了网店后,销售额就噌噌地往上长,原来单纯线下销售一年营业额也就几万块,借助淘宝网这个大平台,2012年的销售额达到了七八百万。

如今,在丁楼村,九成以上村民成为淘宝店小二,周边乡镇配套服装加工企业超过了60家。去年,曹县仅大集乡就实现网上销售额近2亿元。目前,大集乡正在推动向淘宝产业园区化发展,准备建立演出服饰电子商务经济园区。

绩溪模式——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安徽省绩溪县,因为 “聚土地”这么一个项目在网络上迅速走红:曝光量达到5亿人次。

就在今年3月,县政府与电商合作,依托聚划算搞了一个“聚土地”定制私家农场项目,即把土地变成一分、半分,一亩、半亩,让消费者通过 网络来订购,等于这一分土地、半分土地上所有的收益,即产出的瓜果蔬菜,就可以通过物流定期送到消费者手中。 “没想到这么火,最终超过3500人认购了绩溪县456亩土地。 ”绩溪县副县长程峰说。

这样一个模式,解决了绩溪的两大困惑:一是山区小县,农副产品种植形不成规模,销售受到限制;二是农民进城务工,大量土地荒废。而且项 目的推出,着实为农民带来更高收益,和原来相比,收入增加了近4倍。不但土地流转收入更多,而且农副产品销售到了大城市,此外,“每年都有农场主到绩溪免 费旅游住农家乐活动,这样全国各地的朋友到绩溪去,就能够拉动和带动我们的乡村游。 ”

遂昌模式——“小乡村大网络”,遂昌县副县长叶照辉用这六个字道出遂昌模式的精髓,“你要到遂昌旅游,旗舰店里全都可以搞定”。

据介绍,遂昌电商布局的网络架构主要有四块,一是淘宝“特色中国”的遂昌馆;二是旅游旗舰店;三是网协,形成了几千家网店同时卖产品;此外还有各类APP工具。一整套布局,目的就是为了推广“农产品+旅游”。

对应这些网络布局,消费者可以通过遂昌馆和旗舰店了解这里的一切,购买支付均可以直接完成。且不说,当地旅游票务已实现智能化,景区均 铺设了电子商务终端。各种特色农产品和商品,也不用在旅游购物点现场购买,只要网店预订,旅游结束回家就可以收到。还有参与各种特色活动,比如青团节、遂 昌乡村过大年等等,新增微博微信各种渠道推广、互动交流,使得遂昌集中点的农家乐时常爆满。据透露,2010年时遂昌的电子商务销售额2000万不到,到 去年已经达到了3.1亿元。

无论是曹县、绩溪,还是遂昌,都在电商市场的探索中尝到了甜头。三种不同的模式,也只是县域电商成功的个案而已。

县长大会上还有更多的案例和故事:甘肃成县有个 “核桃书记”,善用互联网资源推销本地特产,去年仅通过成县电子商务协会销售的鲜核桃就达 340吨,其中30%销售收入来自线上;湖北馆则尝试了一把熟食销售,通过聚划算销售炒熟的小龙虾,四天卖出15万单。相对以食品、手工制品等农村土特产 为主销的县,以非农特色产业见长的县则表现出另一种景象,在阿里研究院发布的“电商百佳县”中,义乌的小商品、清河的羊绒、常熟的服装、晋江的鞋等,都以 当地特色产业集群的优势产品高居榜单。

县域市场争夺战打响

都说县域市场对电商大佬们而言,也会是一个巨大的“蓝海”,自然不会只有马云独自布局市场。各大佬之间的争夺战不可避免。

一边马云请县长们杭州小聚,另一边京东,则购买了三辆大篷车,分三条线路途经100个城镇进行宣传。 “发家致富靠劳动,勤俭持家靠京东”,从去年四季度开始到今年3月,京东在全国100多个乡镇刷了8000幅墙面广告。刘强东还公开表示:“我们希望像之 前改造IT产品销售一样,改变农产品的销售。 ”

不只是这两家,细心的网友还发现了当当的刷墙标语“老乡见老乡,购物去当当”。看来,电商大佬们之间的“暗战”早已开始。

在业内人士看来,三四线城市以及农村地区对于电商来讲,仍是一块待开发的宝地,无论从市场容量以及市场规模来看都足以担起电商未来。而且随着城市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争夺县城、乡镇9亿人的大市场,成为当下电商大佬们的当务之急。

不过,争夺归争夺,大佬们同时出手,也必将为阿里眼中的县域市场、京东眼中的3-6线城市带来更多就业机会和低价商品。

 

以上为转载正文。希望未来人们生活和谋生都可以有机的分布在中国任意一个向往的城镇,物流发达、信息通畅、政策开放,最最重要的是环境好,挤在一个大城市里确实不怎么好,对吧!如果你看准了未来的机会,让你选一个中国的城镇定居,你会选择哪?回应回帖讨论!